千叶

永恒迷雾

                                              二
        霭霭暮色中,黑色宾果在黑暗中潜行,我沉默不语。
         “你是石头鬼。”
          石头鬼是人类对我们的蔑称,主人在叮咛大醉时会这么叫云,也这么叫他。“他”是一个禁忌,一个未知,我来时他便已存在,但我从未见过。我看向后视镜里老黄的眼睛,人们说眼睛映射的是灵魂,但我在老黄的眼睛中只看到了淡漠,或许他与我一样,灵魂被束缚着。
         “你是石头鬼。”
          “为什么?”
          “我感不到你。”如此说来,老黄是个读心者。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少部分人类懂得了读心,传说最强的读心者能看透一个人的过去与未来,但大部分只能读到模糊的影子。
           “那你会怎么样?把我送给警察吗?”
           “我每个月都会接待几个贩毒的,几个谋杀犯,这是我们的经济来源,我不会自断财路。”
          黑色宾果在一栋黄色大楼前停下,下去后又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一扇小门前。
         “进去吧。”
          我推门而入,只看到一个染着樱桃红色头发的绿眼睛女孩,她应该只有20岁吧,居然来做这种勾当。
         “来拍几张照片,顺便签几个名,笔迹别忘了要有细微不同。”
         她附身调整机器,又转身坐在了桌子上,两条白腿晃来晃去。“全套的证件,嗯哼?”我点点头。“名字?”“刘云。”“你真不会起名。在这摁个指纹。”过了一会,她拿了一摞证件递给我。
       “这就完了?”
        “不然呢?这可是条成熟产业链啊姐姐。”
         我出门找老黄,同时感谢这座城市的犯罪链条 ,昔日我厌恶的如今却是我急需的。
        回到旅馆后,我清点了下证件,月亮像个摄像头扫视着大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月亮总是不变的,它看着我离开,看着主人死去,看着主人开着那架粉色爱琦洛带着云与我,那时主人还能自己开,她带我们到下层来,找一家酒店。有一晚,她站在月光下,跟个幽灵一样,她转头盯着我 ,嘴唇翕动,“你们是自由的,因为你们没有心,没有心……”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