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赠书活动 | 假如你的生活充满小确丧,那你应该看看这本书

可爱的设计


提香:

首先,让我们来做一个测试:

看到下面这张图,你首先看到的是什么?


A:一个长着眼睛的白色小鲸鱼


B:小孩子沾满泡沫的嘴巴


C:什么?哪有图?看不到啊


 


你的选择做好了吗?


接下来,让我们看一下测试的解析吧:


如果你的选择是A,恭喜你,你就是那个宇宙中性格充满童趣大脑富有奇幻想象力的天降之才!快去当设计师!


那如果你的选择是B,同样恭喜你,小伙子眼睛很毒嘛,可以一眼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有现实主义倾向的人格哦~


如果是C,嗯……跟我们亲切地说声再见吧朋友


 


言归正传,其实上面这个简单的小测试里用到的图片,是来自设计师克里斯托夫尼曼的作品——《抽象城市》,也是本次活动的赠书,可以直接拉到底部看活动详情。







相信学美术、设计的童鞋大部分都知道,克里斯托夫尼曼是相当有名气和影响力的设计大师。


他是当代备受瞩目的设计师、插画家、作家,被誉为设计界的鲁本斯。





同时,他是《纽约客》首位AR封面设计者,也是NETFLIX最高分纪录片《Abstract》首集主人公几乎获得过欧洲所有的设计类国际奖项年仅40岁即入驻“纽约艺术指导协会荣誉殿堂”


从2016年开始,除了为各大杂志设计封面之外,尼曼在ins上开始了个人插画的更新,至今已拥有810000个粉丝。


 


尼曼有各种各样清奇的脑洞,比如,他认为经常看同一幅名画容易产生视觉疲劳,于是——




名画被转为马赛克……




比如,他喜欢在乱糟糟的物品上添上几笔,于是——




一团电线变成了炸弹!


 


他的小插画往往组成简单,风格清新,在极简的线条下让人惊呼脑洞大开。










这些插图看似简单,却需要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致敏锐的观察力,才能在平凡琐碎的日常生活中看到不平凡的一面,捕捉一闪而过的灵感。


 


克里斯托夫尼曼曾解释为什么在网上开始上传自己的小插画:


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感觉自己的创意被榨干,而这并不利于职业生涯的长久发展,于是他选择在周末抛开所有工作,专门潜心捕捉生活中的灵感,再将它们一个个从头脑中落实到纸上来。

在尼曼的灵感里,一个个简单的物品似乎被赋予了新的生命,长了眼睛,有了思想,生活中都充满了童趣。




对睡眠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推荐阅读:


《抽象城市》

国际尖峰设计师
克里斯托夫尼曼的疯狂创意图集。

一本超乎想象的脑洞书,17个治愈现代社会病的幽默故事、305幅酷到让人颅内出血的插图,轻松解压,激活创意。图书界的“爱马仕”,被艺术、时尚界誉为潮流实用的生活圣经。










福利弹【《抽象城市》赠书活动等你来】


参与方式:


关注“提香“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提香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7幸运儿赠书。


 


赠书活动时间:11月28日—12月5日


赠书人数:17人


赠书获得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提香”账号上面公布成功获得赠书的用户名单并私信通知你。



大鱼鱼🐋:

俊俊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太太了15551
画图好看人也好看T_T
我写的字配不上上俊俊的图嘤嘤嘤
超感谢俊俊给我授权
来lof第一次发的小满也是俊俊的授权
想嫁给俊哥(;´༎ຶД༎ຶ`)@JUN 
(还有我的拖延症需要治一治了!都要了好久的授权了)

lost7: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

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 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席慕容

晚安:)

永恒迷雾

                                              三
         的确,我们是自由的,别墅的门从未关闭,但我们都不会离开,因为我们对自由的定义从来仅限于那栋房子,或许我只是把这个范围扩大了一点,或许我离开不是为自由而是为逃避。
        我平摊在床上,感受床垫渐渐变温暖,好像云的拥抱,我听阳说我来前一直由李笙,一个人类医师,照料云与主人。绝大多数人造人都是在云之后来到这里,除了阳。
        我在此睡去,远方的城市匍匐在月光下,一如恒久的巨人。
        ……
        当清晨的曦光漫上窗,我也醒来了,一夜无梦,因为我根本无法做梦,此时,我好像一个初次离家出走的孩子,手足无措,哪怕已经无所事事了三天。窗外,橙色的烟尘笼罩着世间,无论是人类还是人造人,都在这迷雾之中存活。
         “明日天气,蓝色烟尘。”
         好吧 ,看样子,上中下三层的天气预报还不一样。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新星,罗沐阳!”
           当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我目瞪口呆,在我拿着一堆假证件蜗居在家三无旅馆时,阳居然成了个所谓的歌星?那么,我明白我该做什么了。
        我向楼下走去,拨通着阳,或者,罗沐阳,的电话,身后的显示屏还在播着:
       “罗沐阳,因其与昔日英年早逝的巨星苏阳酷似的歌喉而一炮走红……”

永恒迷雾

                                              二
        霭霭暮色中,黑色宾果在黑暗中潜行,我沉默不语。
         “你是石头鬼。”
          石头鬼是人类对我们的蔑称,主人在叮咛大醉时会这么叫云,也这么叫他。“他”是一个禁忌,一个未知,我来时他便已存在,但我从未见过。我看向后视镜里老黄的眼睛,人们说眼睛映射的是灵魂,但我在老黄的眼睛中只看到了淡漠,或许他与我一样,灵魂被束缚着。
         “你是石头鬼。”
          “为什么?”
          “我感不到你。”如此说来,老黄是个读心者。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少部分人类懂得了读心,传说最强的读心者能看透一个人的过去与未来,但大部分只能读到模糊的影子。
           “那你会怎么样?把我送给警察吗?”
           “我每个月都会接待几个贩毒的,几个谋杀犯,这是我们的经济来源,我不会自断财路。”
          黑色宾果在一栋黄色大楼前停下,下去后又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一扇小门前。
         “进去吧。”
          我推门而入,只看到一个染着樱桃红色头发的绿眼睛女孩,她应该只有20岁吧,居然来做这种勾当。
         “来拍几张照片,顺便签几个名,笔迹别忘了要有细微不同。”
         她附身调整机器,又转身坐在了桌子上,两条白腿晃来晃去。“全套的证件,嗯哼?”我点点头。“名字?”“刘云。”“你真不会起名。在这摁个指纹。”过了一会,她拿了一摞证件递给我。
       “这就完了?”
        “不然呢?这可是条成熟产业链啊姐姐。”
         我出门找老黄,同时感谢这座城市的犯罪链条 ,昔日我厌恶的如今却是我急需的。
        回到旅馆后,我清点了下证件,月亮像个摄像头扫视着大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月亮总是不变的,它看着我离开,看着主人死去,看着主人开着那架粉色爱琦洛带着云与我,那时主人还能自己开,她带我们到下层来,找一家酒店。有一晚,她站在月光下,跟个幽灵一样,她转头盯着我 ,嘴唇翕动,“你们是自由的,因为你们没有心,没有心……”

永恒迷雾

                                               一
        我穿雨而过,投向大地,那是贫民的世界。今天,大雨的冲刷让下层常有的烟尘沉降,现在
我大致处在中层位置,下一步该去哪?一瞬间我几乎要打道回府。可我依然选择下坠,我不想再到下一个有很大可能依然浑浑噩噩的主人那里,之后注视一具扭曲的尸体。车里的灰色座椅让我回忆起主人过去常开着这架飞行器带着少儿云四处逛。我到这家时云还是个婴儿,的确有这样的人造人,他们是专门造出来以满足一些人空虚的内心以及一些恋童癖的隐秘欲望。云与主人是最近的,所以云的崩溃情有可原,或许有些我们的存在便是宠物,向主人献出所有却只是一件物品。就让我下坠吧,底层的世界才是真的包罗万象。
         周围的环境愈发昏暗,我挑了一片远离市区的平原,远方的市区如同一只匍匐的巨兽,潜藏在黑暗中。我好像距曾经已有千万年之远,在这灰暗的,寸草不生的平原上,我周身都有意一种微妙有又辽远的感受,后来我知道,这叫慈悲。
        然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不可能将着辆几乎崭新的名牌飞行器驶入市区引人注目,以及,我没有人类证件。飞行器的问题很好解决,握我用随身的小刀在灰色的漆皮上划了几道,同时用水与土混合在这架暮骑上洒上泥浆,同时用石头敲出几个凹陷。三年前,主人曾到底层来过,带着云她回来后特意向我们抱怨过这的治安,我应该可以找到办假证的地方。
        我重新启动飞行器,向市区飞去,黑色的高楼越发的多,上面映射着各种变幻的霓虹。我将暮骑停在路旁,走进一家小旅店,这地处市区边缘,是最乱的地段,旅店老板趴在满是污渍的接待台上 睡觉。
        “一间单人房。”
         “证件。”
         我咬咬嘴唇,从兜里摸出几张大钞递给他,主人曾一向让我们随身带许多钱以保证她的一时兴起能随时得到满足,而如今这帮了我大忙。
         老板看一眼我拿出的钱,往里叫了一声:“老黄,生意。”便转身继续睡。被称作老黄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是个体型魁梧,肤色暗黄,满脸胡茬的中年人,他看也不看我便走向门外,上了一辆飞行器,是黑色的宾果,我也坐上去,驶入茫茫暮色之中。
      

       
       

永恒迷雾

                                            序
        我们是人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果没有大脑中的情绪控制器的话。
         我叫雾,我的主人喜欢用天气来给她的人造人们起名字,在我看来,酷毙了。我是她的私人医生,她还给自己配了厨师,园丁以及一溜雄性感情交流师之类的。这是富人的潮流 。我住在她的云间豪宅里,直到她猝死。
           那是个雨夜,乌云挤压在一起,像被揉了几遍的纸, 阳跟个木头一样走过来——因为我们无法理解强烈情绪——叙述了这条消息。她死于一次性摄入过多墨斯或是她自己胡乱配置的一堆东西。云报了警,我们静默地站着,直到云开始撕裂地呼号。
        “啊——啊——啊—啊——”
         “云,停下来,停下来!”
          或许,在制造时强行植入的控制器也会崩溃,但控制器崩溃之时便是我们殒命之时。我看向被安抚的满脸泪水的云。
         他们疯了,毫无疑问,但我没有,我要走。
         我转身跑向主人的车库,一个半空中的巨大平台,跨上一辆灰色飞行器,冲向遥远的天穹,雨如通同鱼群划过窗,第一次,我感到了所谓的灵魂与纯粹的安宁。
        今夜,命运就此改写。
                                                               (未完待续)
                                   
        

         后来他也确是回来了,跛了条腿,那时她对时间已经没有了感觉,春花秋月,夏花冬雪,她都只是置身事外,余下的,只是他,可连他,都好像变成了个符号,而她,也只得置身事外了,许是命吧。他回来后,向人们问起她,人们摇摇头,不语,或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又过了些日子,他与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结了婚,她也放了心,只是记得那天洒的红纸像纷飞的雪。但她还是不愿走,她看着他一顿一顿地走,听他在冬夜微微地喘。她是想走还是不想走呢?不重要吧。
        她抚过他的碑,想起他与世长辞时手上中握的那铃铛,她以为他走了她就能走了,却未能如愿,许是那时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会是什么心情呢?在知道她在他回来之前便已殒命炮火之中,尸骨无存。
        她靠在那碑上,微笑着,任寒风吹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