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永恒迷雾

                                               一
        我穿雨而过,投向大地,那是贫民的世界。今天,大雨的冲刷让下层常有的烟尘沉降,现在
我大致处在中层位置,下一步该去哪?一瞬间我几乎要打道回府。可我依然选择下坠,我不想再到下一个有很大可能依然浑浑噩噩的主人那里,之后注视一具扭曲的尸体。车里的灰色座椅让我回忆起主人过去常开着这架飞行器带着少儿云四处逛。我到这家时云还是个婴儿,的确有这样的人造人,他们是专门造出来以满足一些人空虚的内心以及一些恋童癖的隐秘欲望。云与主人是最近的,所以云的崩溃情有可原,或许有些我们的存在便是宠物,向主人献出所有却只是一件物品。就让我下坠吧,底层的世界才是真的包罗万象。
         周围的环境愈发昏暗,我挑了一片远离市区的平原,远方的市区如同一只匍匐的巨兽,潜藏在黑暗中。我好像距曾经已有千万年之远,在这灰暗的,寸草不生的平原上,我周身都有意一种微妙有又辽远的感受,后来我知道,这叫慈悲。
        然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不可能将着辆几乎崭新的名牌飞行器驶入市区引人注目,以及,我没有人类证件。飞行器的问题很好解决,握我用随身的小刀在灰色的漆皮上划了几道,同时用水与土混合在这架暮骑上洒上泥浆,同时用石头敲出几个凹陷。三年前,主人曾到底层来过,带着云她回来后特意向我们抱怨过这的治安,我应该可以找到办假证的地方。
        我重新启动飞行器,向市区飞去,黑色的高楼越发的多,上面映射着各种变幻的霓虹。我将暮骑停在路旁,走进一家小旅店,这地处市区边缘,是最乱的地段,旅店老板趴在满是污渍的接待台上 睡觉。
        “一间单人房。”
         “证件。”
         我咬咬嘴唇,从兜里摸出几张大钞递给他,主人曾一向让我们随身带许多钱以保证她的一时兴起能随时得到满足,而如今这帮了我大忙。
         老板看一眼我拿出的钱,往里叫了一声:“老黄,生意。”便转身继续睡。被称作老黄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是个体型魁梧,肤色暗黄,满脸胡茬的中年人,他看也不看我便走向门外,上了一辆飞行器,是黑色的宾果,我也坐上去,驶入茫茫暮色之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