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永恒迷雾

                                              三
         的确,我们是自由的,别墅的门从未关闭,但我们都不会离开,因为我们对自由的定义从来仅限于那栋房子,或许我只是把这个范围扩大了一点,或许我离开不是为自由而是为逃避。
        我平摊在床上,感受床垫渐渐变温暖,好像云的拥抱,我听阳说我来前一直由李笙,一个人类医师,照料云与主人。绝大多数人造人都是在云之后来到这里,除了阳。
        我在此睡去,远方的城市匍匐在月光下,一如恒久的巨人。
        ……
        当清晨的曦光漫上窗,我也醒来了,一夜无梦,因为我根本无法做梦,此时,我好像一个初次离家出走的孩子,手足无措,哪怕已经无所事事了三天。窗外,橙色的烟尘笼罩着世间,无论是人类还是人造人,都在这迷雾之中存活。
         “明日天气,蓝色烟尘。”
         好吧 ,看样子,上中下三层的天气预报还不一样。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新星,罗沐阳!”
           当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我目瞪口呆,在我拿着一堆假证件蜗居在家三无旅馆时,阳居然成了个所谓的歌星?那么,我明白我该做什么了。
        我向楼下走去,拨通着阳,或者,罗沐阳,的电话,身后的显示屏还在播着:
       “罗沐阳,因其与昔日英年早逝的巨星苏阳酷似的歌喉而一炮走红……”

永恒迷雾

                                              二
        霭霭暮色中,黑色宾果在黑暗中潜行,我沉默不语。
         “你是石头鬼。”
          石头鬼是人类对我们的蔑称,主人在叮咛大醉时会这么叫云,也这么叫他。“他”是一个禁忌,一个未知,我来时他便已存在,但我从未见过。我看向后视镜里老黄的眼睛,人们说眼睛映射的是灵魂,但我在老黄的眼睛中只看到了淡漠,或许他与我一样,灵魂被束缚着。
         “你是石头鬼。”
          “为什么?”
          “我感不到你。”如此说来,老黄是个读心者。在漫长的岁月中,有少部分人类懂得了读心,传说最强的读心者能看透一个人的过去与未来,但大部分只能读到模糊的影子。
           “那你会怎么样?把我送给警察吗?”
           “我每个月都会接待几个贩毒的,几个谋杀犯,这是我们的经济来源,我不会自断财路。”
          黑色宾果在一栋黄色大楼前停下,下去后又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一扇小门前。
         “进去吧。”
          我推门而入,只看到一个染着樱桃红色头发的绿眼睛女孩,她应该只有20岁吧,居然来做这种勾当。
         “来拍几张照片,顺便签几个名,笔迹别忘了要有细微不同。”
         她附身调整机器,又转身坐在了桌子上,两条白腿晃来晃去。“全套的证件,嗯哼?”我点点头。“名字?”“刘云。”“你真不会起名。在这摁个指纹。”过了一会,她拿了一摞证件递给我。
       “这就完了?”
        “不然呢?这可是条成熟产业链啊姐姐。”
         我出门找老黄,同时感谢这座城市的犯罪链条 ,昔日我厌恶的如今却是我急需的。
        回到旅馆后,我清点了下证件,月亮像个摄像头扫视着大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月亮总是不变的,它看着我离开,看着主人死去,看着主人开着那架粉色爱琦洛带着云与我,那时主人还能自己开,她带我们到下层来,找一家酒店。有一晚,她站在月光下,跟个幽灵一样,她转头盯着我 ,嘴唇翕动,“你们是自由的,因为你们没有心,没有心……”

永恒迷雾

                                               一
        我穿雨而过,投向大地,那是贫民的世界。今天,大雨的冲刷让下层常有的烟尘沉降,现在
我大致处在中层位置,下一步该去哪?一瞬间我几乎要打道回府。可我依然选择下坠,我不想再到下一个有很大可能依然浑浑噩噩的主人那里,之后注视一具扭曲的尸体。车里的灰色座椅让我回忆起主人过去常开着这架飞行器带着少儿云四处逛。我到这家时云还是个婴儿,的确有这样的人造人,他们是专门造出来以满足一些人空虚的内心以及一些恋童癖的隐秘欲望。云与主人是最近的,所以云的崩溃情有可原,或许有些我们的存在便是宠物,向主人献出所有却只是一件物品。就让我下坠吧,底层的世界才是真的包罗万象。
         周围的环境愈发昏暗,我挑了一片远离市区的平原,远方的市区如同一只匍匐的巨兽,潜藏在黑暗中。我好像距曾经已有千万年之远,在这灰暗的,寸草不生的平原上,我周身都有意一种微妙有又辽远的感受,后来我知道,这叫慈悲。
        然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不可能将着辆几乎崭新的名牌飞行器驶入市区引人注目,以及,我没有人类证件。飞行器的问题很好解决,握我用随身的小刀在灰色的漆皮上划了几道,同时用水与土混合在这架暮骑上洒上泥浆,同时用石头敲出几个凹陷。三年前,主人曾到底层来过,带着云她回来后特意向我们抱怨过这的治安,我应该可以找到办假证的地方。
        我重新启动飞行器,向市区飞去,黑色的高楼越发的多,上面映射着各种变幻的霓虹。我将暮骑停在路旁,走进一家小旅店,这地处市区边缘,是最乱的地段,旅店老板趴在满是污渍的接待台上 睡觉。
        “一间单人房。”
         “证件。”
         我咬咬嘴唇,从兜里摸出几张大钞递给他,主人曾一向让我们随身带许多钱以保证她的一时兴起能随时得到满足,而如今这帮了我大忙。
         老板看一眼我拿出的钱,往里叫了一声:“老黄,生意。”便转身继续睡。被称作老黄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是个体型魁梧,肤色暗黄,满脸胡茬的中年人,他看也不看我便走向门外,上了一辆飞行器,是黑色的宾果,我也坐上去,驶入茫茫暮色之中。
      

       
       

永恒迷雾

                                            序
        我们是人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果没有大脑中的情绪控制器的话。
         我叫雾,我的主人喜欢用天气来给她的人造人们起名字,在我看来,酷毙了。我是她的私人医生,她还给自己配了厨师,园丁以及一溜雄性感情交流师之类的。这是富人的潮流 。我住在她的云间豪宅里,直到她猝死。
           那是个雨夜,乌云挤压在一起,像被揉了几遍的纸, 阳跟个木头一样走过来——因为我们无法理解强烈情绪——叙述了这条消息。她死于一次性摄入过多墨斯或是她自己胡乱配置的一堆东西。云报了警,我们静默地站着,直到云开始撕裂地呼号。
        “啊——啊——啊—啊——”
         “云,停下来,停下来!”
          或许,在制造时强行植入的控制器也会崩溃,但控制器崩溃之时便是我们殒命之时。我看向被安抚的满脸泪水的云。
         他们疯了,毫无疑问,但我没有,我要走。
         我转身跑向主人的车库,一个半空中的巨大平台,跨上一辆灰色飞行器,冲向遥远的天穹,雨如通同鱼群划过窗,第一次,我感到了所谓的灵魂与纯粹的安宁。
        今夜,命运就此改写。
                                                               (未完待续)
                                   
        

         后来他也确是回来了,跛了条腿,那时她对时间已经没有了感觉,春花秋月,夏花冬雪,她都只是置身事外,余下的,只是他,可连他,都好像变成了个符号,而她,也只得置身事外了,许是命吧。他回来后,向人们问起她,人们摇摇头,不语,或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又过了些日子,他与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结了婚,她也放了心,只是记得那天洒的红纸像纷飞的雪。但她还是不愿走,她看着他一顿一顿地走,听他在冬夜微微地喘。她是想走还是不想走呢?不重要吧。
        她抚过他的碑,想起他与世长辞时手上中握的那铃铛,她以为他走了她就能走了,却未能如愿,许是那时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会是什么心情呢?在知道她在他回来之前便已殒命炮火之中,尸骨无存。
        她靠在那碑上,微笑着,任寒风吹彻。

      今日是清明,天正下雨,万物都氤氲于水雾中,她未撑伞便踱了出去,去往他的墓,青石板碑,她抚过。背靠着那碑,她看向那边一棵梧桐,耳边忽掠过一阵铃声,清脆而悠远。她不禁诧异,回头看去,原来是个孩子的手链。那孩子向她看去,而他一旁的母亲的双眼却蒙上层惊惧,拉着孩子转身便走。她笑着,不言语,如此情形她早已习惯了。她笑着,靠着那碑,想起他也曾给她一个小铃铛,金色的,小巧玲珑。
       她与他青梅竹马,自小形影不离,直到战争开始。她还记得他向她说他要保家卫国时映在他脸上的阳光,她将那铃铛放在他手上,告诉他她会等他。之后便是无尽的等待与漂泊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