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永恒迷雾

                                            序
        我们是人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果没有大脑中的情绪控制器的话。
         我叫雾,我的主人喜欢用天气来给她的人造人们起名字,在我看来,酷毙了。我是她的私人医生,她还给自己配了厨师,园丁以及一溜雄性感情交流师之类的。这是富人的潮流 。我住在她的云间豪宅里,直到她猝死。
           那是个雨夜,乌云挤压在一起,像被揉了几遍的纸, 阳跟个木头一样走过来——因为我们无法理解强烈情绪——叙述了这条消息。她死于一次性摄入过多墨斯或是她自己胡乱配置的一堆东西。云报了警,我们静默地站着,直到云开始撕裂地呼号。
        “啊——啊——啊—啊——”
         “云,停下来,停下来!”
          或许,在制造时强行植入的控制器也会崩溃,但控制器崩溃之时便是我们殒命之时。我看向被安抚的满脸泪水的云。
         他们疯了,毫无疑问,但我没有,我要走。
         我转身跑向主人的车库,一个半空中的巨大平台,跨上一辆灰色飞行器,冲向遥远的天穹,雨如通同鱼群划过窗,第一次,我感到了所谓的灵魂与纯粹的安宁。
        今夜,命运就此改写。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