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今日是清明,天正下雨,万物都氤氲于水雾中,她未撑伞便踱了出去,去往他的墓,青石板碑,她抚过。背靠着那碑,她看向那边一棵梧桐,耳边忽掠过一阵铃声,清脆而悠远。她不禁诧异,回头看去,原来是个孩子的手链。那孩子向她看去,而他一旁的母亲的双眼却蒙上层惊惧,拉着孩子转身便走。她笑着,不言语,如此情形她早已习惯了。她笑着,靠着那碑,想起他也曾给她一个小铃铛,金色的,小巧玲珑。
       她与他青梅竹马,自小形影不离,直到战争开始。她还记得他向她说他要保家卫国时映在他脸上的阳光,她将那铃铛放在他手上,告诉他她会等他。之后便是无尽的等待与漂泊失散。

评论(1)

热度(2)